页面载入中...

美军舰过航台湾海峡 外交部:中方全程掌握

admin 种子搜索引擎 2020-02-01 713 0

  澎湃新闻:您前面提到了这部作品的核心元素——“离忧城”,这一命名有何深意?而作为商人的主角是否承担了“救世主”的作用?

  晓航:“离忧城”,取意“忘记忧愁”。我本身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原因在于人类难以挣脱的两个有限性——生命的有限性与理智的有限性,其中理智的有限性注定个体难以触及世界的边缘,群体理性的发展滞后于世界演变的脚步。但作为文学工作者,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带给人们希望与光明,因此我对人类社会仍抱有期望,并坚信虽然这个世界不为我们所动,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的。

  “韦波”——这个主角身上有我的“烙印”——首先,我曾经是一名商人,这段经历教会我用理性经济人的视角看待世界,这种商人色彩也就透过这个主角的身份来体现;其次,主角身上也有我“玩世不恭”的一面,这是性格上的沿袭。但是“救世主”的定义并不是我预先设置,换言之,我只是希望通过主角的这些行为合理架构整个故事的框架与脉络。也许,我的表达使得读者产生这样的“误解”。

  澎湃新闻:你是一名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但你的作品还是在给出积极的指向。

  晓航:我不喜欢暴力美学,很多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都喜欢把残酷揭开给你看,运用各种手法把它展现得更淋漓尽致一些。但生活本身已经够残忍了,没必要再这样做。作为文学工作者,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带给人们希望与光明,因此我对人类社会仍抱有期望,并坚信虽然这个世界不为我们所动,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的。

  澎湃新闻:您的这部作品以“游戏”为名,您自己对“游戏”是什么态度?又是如何理解“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虚幻的游戏”的观点?

  晓航:我曾经是一个狂热的棋迷,对它是一种入骨的热爱,但后来觉得有点玩物丧志便不再继续了。我坚持游戏精神是人类最本质的精神之一,而这种认为人的存在是虚幻游戏的观点,我能接受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并愿意与之产生对话,但这种虚幻的可能性的存在感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强烈,反而在文学作品中能够体会到。我的“离忧城”便是用现实主义的砖搭建而成的非现实主义世界,而这个虚拟的世界又是对现实世界的投射。

admin
美军舰过航台湾海峡 外交部:中方全程掌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