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李梓萌:“彭麻麻呢”问答刷屏 习近平还牵挂这个

admin 在线播放视频 2020-02-13 910 0

  3、你在2015年出版的《看中国》是一本关于基辛格、李光耀、尤努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科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福山(日裔美籍学者)等18位中外知名政治家、经济学家、思想家的访谈录。他们中谁的观点对你本来的认知冲击最大?你认为哪位外国学者最熟悉中国?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先生对我的思想冲击最大。虽然科斯本人从来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但是他的产权理论对中国改革影响深远。用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的话说,“他那权利要有清楚界定的理念,唤醒了一个庞大的国家。”科斯有许多精彩的见解,一些论述就像警句一样。例如,“一个有能力改变游戏规则的企业,就没有提高自身实力的压力,这是国有企业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当人们提出并讨论不同的理念时,更好的理念就会脱颖而出。人们可以进行新一轮的讨论,又能产生出更好的理念。然后把这些理念付诸实施,我们就能鉴别其效果。这些经验和实验能为我们的讨论和辩论提供正确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一个自由的“思想市场”至关重要”。我越来越觉得,“思想市场”是科斯先生的一大贡献,意义深远。

  最熟悉中国的外国学者,非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莫属。科尔奈今年90岁了,是一位具有世界声誉的经济学大师。和匈牙利一样,中国曾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体制,因此科尔奈对中国的思考非常有针对性,值得认真倾听。例如,科尔奈提出,中国要反对“对增长率的迷信”,不能为了推动GDP尽可能快地增长,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发展任务;中国收入差距在明显扩大,违背了民众的公平感;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法治政府是必不可少的,等等。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王蒙坦言了解有限,但是他一直支持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中国1949年以后很多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侦探小说,类似这样的故事特别吸引人,在各种报纸上连载的,包括神怪小说数量也非常大,所以我并不陌生,我都看过,还比如1949年以前郑证因写的《鹰爪王》等等都很好看。”

  网络文学的成败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

  王蒙指出,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大神级作家,还有很多数百万的业余作家在网络上,“我的有些亲友的孙子辈都有写网络文学的,最后也出了书。”王蒙认为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所以它很宽泛,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得好,而不是越写越烂,凑合着骗钱就行的。作家是各式各样的,德国汉学家顾彬在莫言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就批评莫言写得太快了。他们德国大作家一天顶多能写一页,我就跟他说,你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怎么写的吗?王蒙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个爱好就是赌博,轮盘赌,一个礼拜全输了,快到交稿的时候他急了。所以他就找了一个速记员,一路走着他就像疯子一样开始说,速记员就记下来。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大的特点是不分段,因为他一口气说下来。相比现在的台湾香港作家写作,风格太不一样,他们恨不得一个字占一行。

  所以王蒙认为,作家是各式各样的,你只要能写得好,没什么是不可以的,“有一次参加一个科学院的院士会议,所有人都说很喜欢看小说,我就说喜欢看什么小说,都是金庸的,没一个看我的。如果你能写成金庸那样,我也是热烈祝贺,如果你写得不好,不管用什么平台,用什么东西,中国写得好的还是不够多,太不够了。”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李梓萌:“彭麻麻呢”问答刷屏 习近平还牵挂这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