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国民党主席谁来接 朱立伦呼声高党内盼其勇于承担

admin 视频黄页 2020-03-13 714 0

  《零度诱惑》提到,一刹那有六十个当下,一秒钟也就有三千六百个当下。在本书中所有的故事都仅只发生在当下此刻,这正是德里达、鲍德里亚、齐泽克……等等等等思想家批判过的资本主义意志笼罩下的每一个个体人生存的现状,一切都成为快消品,在一个权力与资本交织的世界,感情亦然,这本身就意味着看待世界的真实感。

      4)目光背后的理想自我、自我理想

  拉康谈及,“诱惑的对象不是需要的对象,而常常是死亡的陷阱。”《零度诱惑》如果说有什么不足,应该是在于其深刻,由于对诱惑的刻画、变化与复归看得太全然,反而可能会有丧失反思本真需要与救赎的可能,即使是布莱希特式的抽离式目光也难以避免。

  这种目光来自于欲望中人理想自我、自我理想的纠结,就像《零度诱惑》一书封面的设计,有着毕加索《梦》的绘画风格,一只眼睁着做梦,如同理想自我要看清一切,另一只眼闭着做梦,如同自我理想要沉溺万有,正如汪明明在本书中反复提到的,尤嘉霓的梦境如同一架可以透视表象与潜意识的双向显微镜,或者这正是《零度诱惑》的命名命意了:以一种现象学式的清空自我的方式看清楚诱惑。

  据《卫报》报道,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托卡尔丘克的英国出版商Fitzcarraldo正在紧急准备再版这位波兰女作家的作品。该出版社的一位编辑说,“她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作家,创作领域广阔,她也是一个政治活动家、女性主义者和公共知识分子。”

  负责翻译托卡尔丘克作品《航班》的译者克罗夫特说:“她获奖,我感到非常激动,诺奖颁发后,一定有很多新读者可以发现她精美、强力、细腻的小说和短篇故事。”

  法国24新闻台发布报道称,彼得·汉德克是一位“前卫派”作家,也是一个诺贝尔奖的批评者,曾不止一次地显示出自己是一个打破常规的人。他在2014年倡议废除诺贝尔文学奖,称这一奖项是文学界“虚假的封圣行为”,他还曾批评192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托马斯·曼是一个“糟糕的作家”,“炮制一些居高临下、狂妄自大的散文”。

admin
国民党主席谁来接 朱立伦呼声高党内盼其勇于承担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