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人民日报:自信的文化应该流动起来

admin 在线播放视频 2020-05-03 663 0

  武侠小说一向被排斥于“正统文艺”之外,“难登大雅之堂”。八十年代之前的大陆,更是将武侠小说列为“禁区”。我写武侠小说之后,甚至有朋友带着惋惜的口吻和我说:“唉,你怎么写起武侠小说来呢?”在这里且撇开“好”“坏”的问题不谈,因为文学意义上的好坏,是另一回事。且谈一谈“难”“易”的问题吧。其实,写武侠小说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如果认真去写,恐怕要比写“正统”的“文艺小说”更难。写以现代人为主角的文艺小说,不一定需要懂得中国的历史,写武侠小说就不行。

  记得我一开首写武侠小说,就碰上一个难题,闹出“笑话”。武侠小说虽然应该以“侠”为主,“武”也是不可少的。我只学过三个月的太极拳,对古代兵器的知识更等于零。“武”这方面的知识,实在不够应付。《龙虎斗京华》有一处地方写到判官笔,我根本没见过判官笔,怎么写?只好参考前辈名家的写法,“稍作夸张”,哪知一刊出来,就给行家指出:“照你这样说的来使判官笔,非但根本刺不着对方的穴道,反而会弄伤自己”!

  涉猎古代兵器知识

Q: 如你所说,我们恐惧的是过去,不是未来。在这样的语境下,你认为艺术家的责任是什么?

A: 在西方,最近时常被谈论的是关于奴隶制度赔偿的问题。反对赔偿的人认为我们不用对300年前发生的事情负责。但是当你开始研究奴隶制时,你会发觉它的残余仍然存在,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当下社会中运作罢了。奴隶制的外在形式消失了,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它。

这同时关系到对于艺术品的态度。艺术品是世界的一部分,艺术家也是世界的一部分。艺术家以创造对话和创作艺术品的方式作为催化剂,来推进社会探讨问题,这是我认为的艺术家的责任。就像著名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所说,艺术家只提出问题而不给出答案。这也是为什么我给学生上课时,强调评论(critique)环节不是要带着主观色彩的去判断对错,而是去创造疑问,为学习提供一个对话的语境。

 

admin
人民日报:自信的文化应该流动起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