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中国国奥队15日与伊朗队的比赛后,将彻底结束他们的奥运会使命,按照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的思路,队伍或将以某种形式保留下来。  陈戌源并没有回避有球员拒绝国家队征召的问题。14日下午,本届中国国奥...
  •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三百年前北京人和东京人是如何过节的?

      方成有三枚闲章,分别刻的是:“我画我的”、“北京老广”和“中山郎”。他说自己的闲章不及侯宝林的幽默,侯宝林有一枚闲章叫“一户侯”,才是真正的幽默。  方成身体惟一的遗憾是耳朵不大好,用他的话说...